黄少晴

是一只黄少天的脑残粉w

《战世》

苏炸天!

月落江枫: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滚,没人想你


为了苏而苏的龙族paro,各种没有逻辑,一切以苏为目的。


苏沐秋和叶修双言灵设定,主cp伞修(橙),喻黄,周江,和少量双花。


有龙族原著人物出现,也有原创人物打酱油。前半篇傻白甜,后半程战斗。


以上OK的话继续。


  




  卡塞尔车站,红砖铺就地面月台地面,错落间构成环环相扣的几何图形。一条银色的直线隔开安全距离,但等在月台上接人的两名男子似乎毫不在意。


 


  他们身着精致的墨绿色校服,胸前的校徽上,半朽的世界树仿佛重获生机,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古典的CC1000次列车无声无息地滑行驶入,车门打开,列车员微微欠身向他们致意,他又侧开半边身体,为里面的乘客让路。


 


苏沐橙刚刚推着行李箱走到门口,东西便被其中一人接手,另一人朝她敞开怀抱。


 


“哥哥!叶修!”苏沐橙先扑到了苏沐秋的怀中,又去拥抱叶修,最后站在两人中间。一边挽着一个人的手臂。


 


三人有说有笑地离开车站,看傻了与苏沐橙同级一年的同学们——刚、刚刚那是传说中尚未毕业就已成为执行部头号王牌的叶修和苏沐秋?


 


叶修拖着苏沐橙的行李悠悠转头道“你们同学干嘛呢?都傻了?”


 


苏沐橙掩嘴吃吃笑着“他们可从不知道我的哥哥们是谁。


 


  苏沐秋轻轻捏了捏妹妹与自己七分像的脸蛋“这都猜不出来,他们智商堪忧。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与苏沐橙同级,被称为黄金一代中的一员,黄少天两个箭步跨到苏沐秋面前“我靠靠靠苏!沐!秋!你说谁智商堪忧呢我早猜出来了好吗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证实一下,敢不敢来PK啊!啊?别告诉我你怕了你怕了叶不羞上也行。”


 


  叶修装作掏耳朵。没听见;苏沐秋则越过黄少天看着那位微笑着的彬彬君子“文州,把你家黄少捞回去。”


 


  喻文州不疾不徐地走至黄少天身边“少天,中午不是还要去吃饭吗?方世镜学长还在等着我们。”


 


  “对哦,那文州我们赶快走,不过你俩等着啊,别又跑了。”黄少天开始大步流星向前赶,忽而身影一闪,拉杆箱轮在砖面上咕噜咕噜地滚动,而箱主却已逼至叶修身前,单手持一把冰蓝色的光剑与叶修手中的一柄古意十足的朱红色油纸伞相抵。


 


  苏沐橙的行李被叶修单手拉至身后,他身前的伞与利剑碰撞,却不见一丝损伤。


 


  “千机伞?”远处有人惊呼,匆忙跑来察看。来人戴有一副眼镜,乍看上去像个傻乎乎的理工宅男,而他是为卡塞尔装备部部长,肖时钦。


 


  他围着千机伞啧啧称奇“沐秋,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做出来了。”


 


  黄少天与他在意的显然不是一个方面“不错啊老叶,还以为一个假期过去你迟钝了。”


 


  双方同时撤手,武器入鞘;叶修没理会黄少天的垃圾话,拧手将千机伞交给苏沐秋,夸赞手感不错。


 


  


 


喻文州与黄少天快步离开,确认没有其他人跟上后,喻文州问道“怎么样?”


 


黄少天不会再喻文州面前装傻,他确实想与叶苏切磋一番,但不急于一时,更不会因为两句无所谓的群嘲便急吼吼的出手,他真正的目标,是苏沐秋新研制的千机伞。


 


“如叶修所说,手感不错,与冰雨相撞时力量被卸掉一部分,其余暂不清楚。”他挠挠头发“可惜没能看到变化。”


 


黄少天挠挠头发“可惜没能看到千机伞的变化。”

  喻文州抬手,拇指抵在他掌心,四指覆盖他手背,拢住他那不停揉乱头发的手“不急一时,日后有的是机会。”

  黄少天耳尖微微泛红,任由他握住自己继续向前走去,心想喻文苏之名诚不欺我也。他自然而然地作出回应,翻手握住那只温暖的手。

  喻文州感受到他的动作,偏头笑笑,余光云淡风轻地扫过相握的手。

  他们就这么握着手,理直气壮地相伴而行。 


 


周泽楷与江波涛则隐秘得多,其中一个原因是怪乎周泽楷实在太受欢迎,哪怕在俊男美女云集的卡塞尔,他的容貌也能轻松取胜,更何况他超强的各项能力,仅次于号称第一人的叶修之下,某些方面甚至可相持平。


 


相反,江波涛似乎“平庸”许多,但仅仅也是似乎。作为副校长的学生之一。尽管昂热校长对副校长没把他带的猥琐无耻而万分欣慰,但他最传奇的并非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而是他全校闻名的言灵,戒律。


 


在上一届自由日的对抗中,社团间的最终对抗被允许使用言灵,轮回与霸图战至难解难分,状态胶着。双方就像一架摇摆的天平两端,只要有一根稻草破坏平衡,局势就会瞬间改变。


 


而江波涛的言灵威力,远胜那一根稻草。


 


戒律扩散,霸图人的言灵被强行封锁,他们开始分散,打算绕开他的范围,可他们自始至终都被压制,直到最后一人退场,轮回胜利,戒律方才消散。


 


因为江波涛的戒律范围,覆压了整座学院。他再没有炼金矩阵的帮助下,短时间内做到了与副校长,即他的导师,S级血统伟大的“佛拉梅尔”同样的事。


 


轮回的王朝,自那天奠基。


 


也是在那一天,副校长心痛地见证他所喜爱的真人cp被拆逆重组的全过程。一直以来,他极力鼓舞江波涛将学院校花苏沐橙追到手而后扑到,但事与愿违,他不但没有看见那一天的到来,反而亲眼目睹周泽楷扣着江波涛的腰上演“胜利之吻”。当晚,他去宿舍打算找他可爱的学生促膝长谈,刚要敲门便被隆美尔教授——他学生的室友,周泽楷的导师拦下,开门见山地表示你不要坏了我学生的好事。


 


在对比自己与这位护短的执行部副部长的武力值后,作为炼金术士的伟大导师认怂,默认自己养的白菜被一头很帅的猪给拱了这一事实。当然,他有充分理由怀疑这是对他的另一学生喻文州拿下隆美尔教授另一学生黄少天的报复。


 


至于第二天的偷窥中,看见江波涛和周泽楷恩恩爱爱靠在一块,副校长很伤心,副校长的心在滴血,副校长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另一对与喻黄般秀恩爱秀的人尽皆知的情侣,是有“双花”之名的孙哲平和张佳乐。一度如果校园里情侣吵架,十之八九内容中会出现“你看孙哲平/张佳乐如何如何……,对恋人好得如何如何……”


 


对此,著名吐槽家兼万年单身路明非同学点评“这恩爱秀的也是没谁了。”


 


 


 


执行部,,施耐德教授打发他的两名学生张新杰和韩文清将最近的任务报告分类整理。他们便将任务报告以级别分好,至于润色洗煤球那是芬格尔的活计;张新杰像往常般一丝不苟准备将报告锁回柜中,一张飘落的纸条却引起他的注意。


 


执行部的档案都是封好的,不应存在这种情况。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韩文清先一步将他拉开,避免厚厚的档案整个砸在他头上。


 


纸张散落一地,却意外地不见装材料的纸袋,两人诧异地对视一眼,直接喊来施耐德教授。


 


施耐德盯着这些纸张,哑声道“诺玛,搜索它们原本属于哪里。”


 


投影出来的漂亮女孩朗声道“SS级,是路明非他们当年在东京的行动报告。”女孩忽地压低声音“根据记录,这份报告应该收藏在‘冰窖’中。”


 


张新杰捡起最先飘落的纸条,上面有刚劲有力的“楚子航”三个字。他将纸条转递至老师手中,惊讶的发现施耐德的手在剧烈颤抖。


 


“教授……”张新杰难得地迟疑不决,这个名字所对应的人到底是谁,为何能对老师产生如此大的震撼。


 


施耐德长长地舒气,示意两人将报告整理好。他罕见的掏出烟来点燃,摘下面具猛吸两口。


 


“诺玛,你会解梦吗?”他努力在那张可怖的脸上表露出温柔。诺玛低垂眼眉,回答他或许我可以帮您找一个合适人选。


 


他以无比自嘲的语气说那好,我们开始吧。


 


他说我常梦见一个男孩,固执地站在马路对面,红绿灯变了几轮,他却一动不动,直到我朝他招手,他才走了过来。有时我在想,过来的到底是一匹孤狼,还是一个男孩。


 


诺玛听完他的叙述,转达了“合适人选”风马牛不相及的答案“您可以称那个男孩为‘楚子航’。”


 


施耐德低声笑,说你找的人,恐怕是路明非吧。


 


诺玛并未回答,反而是韩张递来“多出来”的一张地图。它夹在原本的报告中,用红点标注几个地点,下面是同样刚劲有力的备注“红点处即为死侍曾出现。”


 


施耐德将地图平摊至诺玛面前,“昂热说我也老了,那么接下来就交由你们。”


 


“教授,您说的话就像日本动漫中的台词。”诺玛瘪嘴。


 


“因为出任务确实不太适合我”他平静地反驳,完全恢复往常冷静的作风。“出结果后通知我,执行部随时待命。”


 


与执行部的紧张相对,是校园中属于周末的闲散。黄少天仰躺在床上,闭目享受耳机里流淌的琴声。他的手被另一只手牵住,五指逐一相扣,掌心的热度化进心底,丝丝入微。


 


喻文州弯腰贴近他,唇齿间呼出的热息落在他眼睫上。他闭着眼也能想象到那人温和的笑容和藏有星辰的深色双眸。他情不自禁,微笑越扩越大,几乎要发出笑声,手亦是紧紧回握。


 


喻文州引着相扣的双手抵在自己心口,一下一下的跳动通过灵敏的皮肤被放大,悉数传给黄少天,让他心甘情愿地被同化,沉醉而难以挣脱。


 


黄少天轻轻晃动被握住的左手,示意喻文州侧开身体。他手肘支在床上,撑起上身,软软的倒在半跪在他身后的喻文州怀里,头枕在身后人肩上。他分一只耳机挂职喻文州左耳,感受着后背透过衣料传来的体温,心安不已。


 


喻文州两手覆在他双手手背,不知不觉形成一个环抱,一个可以让他放松的环抱,一个可以供他倚靠的环抱。那人稍稍低头,柔软的侧脸与他的相贴近。


 


他忽的睁开双眼,盯住那双盛满温柔笑意的眼睛,问喻文州最喜欢哪个季节,是冬天,秋天,春天,还是夏天?


 


喻文州轻轻亲吻他的眼睛,回答说是夏天,少天的生日在夏天,我遇见少天也是在夏天。


 


黄少天心底一动,想着这人简直情话技能满点到犯规,迟早要被封号。可这人是他的队长,是喻文州,他又十万个舍不得,谁要是封喻文州,他得跟人拼命。


 


喻文州好似知道他心中所想,顺着眼睛吻到眉尾,青年的磁音一字不漏的钻进他耳朵,酥酥麻麻的,他却受用得不得了。喻文州说,


 


“我最喜欢的,是有少天在的季节。”


 


他回想起叶修吐槽他们,说喻文州你就惯着黄少天把,以后怎么得了。他还没来得及呸叶修嫉妒,喻文州便已先他一步回答“无妨,我早已打算伴他一生。”


 


这也是他为什么曾敢选择进入尼伯龙根,哪怕被所有人遗忘,喻文州也会清清楚楚的记得他。


 


可那时他的搭档、整个行动的总负责人却将他推回直升机,关上舱门命令驾驶员把他带回。那个一直以烂话出名的家伙在任务结束后对于他的质问反问道“喻文州记得你,可若你消失,谁记得喻文州?”


 


他听过这个家伙给他说“楚子航”的故事,他想辩驳,又担心戳中这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家伙的伤口。


 


不太愉快的回忆令黄少天皱眉,但很快又活力四射地换了姿势挂在喻文州身上,闹着要吃肠粉凤爪流沙包叉烧包奶黄包虾饺烧麦萝卜糕马拉糕糯米鸡姜撞奶鱼片粥……


 


喻文州笑着揉了揉他的头,早已习惯自家这位的画风突变,拉着人出门向校外餐厅走去。


 


关于谁会记得喻文州的问题,黄少天的答案是“我会记得文州。”而喻文州的回答则是“少天会记得我。”


 


提问者再一次被打回原形,十分白烂的接话“我靠……你们这对狗男男快走,别来伤害我。”


 


 


再次出现在执行部的虚拟人格已从诺玛切换为EVA,更为详密的数据逐一显示在施耐德面前;红色光点在荧屏上闪烁,副部长隆美尔微笑着看向EVA,“帮忙和孩子们说一声,休假提前结束,要去打扫卫生了。”


 


执行部的精英们悉数派出,清扫,正式开始。


 


叶修站在死侍群中,撑着千机伞悠闲漫步。虎视眈眈的死侍伏腰待发,其中一个猛然冲出,硬生生撞在伞面上飞出。


 


千机伞,盾形。但叶修明显不满于此,手腕微抖化伞为矛,伞尖突为矛尖刺穿离叶修最近的一个死侍;战矛像串烤肉般挑起那个死侍将其甩飞,叶修握住矛尾,单手甩动,一把闪耀着金属光泽的太刀已然在手,刀刃朝外直指死侍。


 


丑陋的怪物们咆哮着逼近,因为他们的骨骼强度远异于常人。只可惜锻造这把刀的人,名为苏沐秋;只可惜拿着这把刀的人,名为叶修。


 


横斩竖劈,刀刃在死侍骨骼处留下的断面整齐的惊人,一个被拦腰切断,一个被从头顶分成两半。或许是还不过瘾,太刀在瞬间变化宽厚的骑士剑,扫开半死不活的几个,让他们彻底不再动弹。


 


死侍开始后退,退到剑身以外;叶修并不着急,千机伞的变化远不止于此。剑身迎风晃动,半折成慑人的战镰,一人多高的战镰在叶修手中宛如死神之镰,勾离身首,带走魂魄。


 


死侍再次后退,剑身亦完全没入折成法杖模样,叶修的瞳孔内似有熔化的黄金在流动,炼金领域通过法杖呈圆形迅速胀开,覆盖他周身死侍。


 


又一晃神,法杖已成东方棍,以千钧之势击碎炼金领域中死侍的头骨。叶修占据绝对上风,但他仍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他平端棍身,觇孔凸现,扳机下落,明然一只步枪。准星锁定逃离至远处的一名死侍,炼金子弹瞬间穿过心脏。


 


叶修反手将步枪横卫于身前,像摘刺刀般从枪下摘取忍刀投掷,刀身没有任何旋转,直至贯穿最后一名死侍的喉咙。他拔出刀,甩净黑血,复归原位,淡然地撑着千机伞离去


 






 


死侍们一路摸索着进入森林,就像二战时步兵跟在坦克后进攻的战略一样。被言灵强化身躯的死侍走在最前面,其余跟在后面。


 


早早埋伏的苏沐秋趴在树旁,身上与手中的巴雷特用枯枝和苔藓进行重重伪装。他的十字准星越过第一二个死侍,套准第三个较为瘦弱的死侍。子弹出膛的刹那,苏沐秋的言灵亦在瞬间释放。


 


言灵·王权。


 


较为瘦弱的死侍倒下后,其它立刻分散队形,左右呈“之”字形快速前进。


 


言灵的领域是死的,人是活动的。苏沐秋放下巴雷特手持被装备部改造过的两支M1911冲出,这两支M1911在空扣扳机的状态下依旧会有气流冲出,而在王权的影响下,死侍会被枪口的气流射穿,相当于苏沐秋拥有无尽的子弹。


 


并且按装备部的疯子精神,哪怕苏秋站在十米开外开枪,效果也一模一样。


 


一分半钟之内,他就是战场上绝对的王。


 


没有子弹的枪口仿佛同样迸发火花,扳机的扣响益发频繁,死侍像僵尸一样被洞开前额,黑血潺潺,尸横遍野。


 


越来越多的死侍顺着枪响赶来,不要命的闯进王权的范围,想以人海战术拖垮这个混血精英。它们精明的计算着时间,随时准备将苏沐秋四分五裂,吞血噬骨。


 


苏沐秋收起双枪,返身抱起巴雷特,狠狠将这把造价不菲的重狙砸向死侍。


 


“王权”提前消失,死侍兴奋的扑上前去,却听到太古森严的语言念响。一连串字符在它们耳中化为一个个熟悉的音节,想逃,却为时已晚。


 


莱茵爆发!


 


高温与强光以苏沐秋为中心炸开,四向辐射。仿佛置身十日之中般,活着的一切生物在分秒间被碳化为一句句白色的雕塑,又因一点点的空气扰动迅速分解,一片片、一块块的掉在黑灰上——这里已经没有土地可言,土壤同样被摧毁殆尽,并且由于碳化质的参与,呈露出肥沃的黑色。


 


数十公里之外,光亮在黄昏中依旧耀眼逼人,热浪扑面而来,树枝上的积雪融为水流,在森林里下起一场罕见的倾盆大雨。有些地方的冻土融化,踩下去便是湿湿软软的脚印


 


群鸟劲,兽奔逃,高纬度的森林里少有的冬日热闹,只可惜是一场悲剧的热闹。


 


与动物离开的相反方向上,一架黑鹰缓慢降落。飞行员打开舱门,推开防风眼镜,良久不语。跟在他身后的身形娇小的副驾驶员亦是沉默,远望着爆炸与光亮的初始点,静静等待。


 


而造成这一切的人,苏沐秋,仅仅是平淡的释放言灵。他的皮肤已经覆盖上一层坚硬的铁青色龙鳞,骨骼在体内声声作响,滚烫的血液高速流动,冲向四肢百骸的每一个末端。双手早已不是人类模样,手指延伸为利爪,强悍而恐怖。


 


最慑人的,是那双冷漠的黄金瞳,不存在情感与波动,对自己造成的一切毫不在意,只是淡漠的扫视四周,寻找生命的迹象,然后抹杀。


 


此时的苏沐秋,与真正的“龙”别无二致。


 


夕阳隐没,天边火烧云灿若流霞,不知是余辉点燃了云彩,还是莱茵烧着了天空。


 


苏沐秋恢复意识时,脸色惨白,在泠泠月光下更是渗人。他的身旁,是满地的灰烬。死侍,森林,甚至土地,一切都被“莱茵”瞬间摧毁。有人曾把莱茵的威力比喻为原子弹爆炸,那时叶修与他开玩笑说苏大大那你可是名副其实的危险人物,他追着叶修揍,苏沐橙坐在桌子后边笑。


 


他闭上眼睛,盘腿坐在余温未散的地面。沸腾的龙血慢慢平息,苏沐秋近乎脱力地躺倒在地,半睁眼看着云一点点遮挡月亮,眼里的金色亦缓缓褪去。


 


远处的天空传来直升机的轰鸣,黑色的庞然大物由远及近,螺旋桨刮起大风,尘土飞扬。舱门被打开,苏沐橙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子,抛下绳子给苏沐秋。


 


苏沐秋把绳子系在腰上扣死,向苏沐橙比出“可以了”的手势。


 


苏沐橙纤细的手臂展现出与她本人完全不符的巨大力量,两三下便把苏沐秋拉至飞机上。


 


驾驶直升机的叶修回头望着倚靠苏沐橙站立的苏沐秋,笑得有些心疼,莱茵对身体的损伤太大了。


 


苏沐秋偏头与他对视,眨眨眼睛,挑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直升机调转方向,向另一个地方赶去。


 


 


 


妖刀,夜雨声烦;剑圣,黄少天。


 


无论是称呼如何,是褒是贬,都不妨碍那人挥舞冰雨,突向正中央的二代种。


 


喻文州的时间零拖慢挡在二代种周身为他防卫的死侍。长有龙翼的男人坐在高高的钟塔上,低下头朝喻文州所在望了一眼。


 


黄少天反握冰雨,折射的光线晃花二代种的目光。就在猝不及防间,一颗血红的晶石在男人胸口爆开,血雾弥漫。


 


周泽楷趴在另一端的屋顶上,紧握M200狙击枪。贤者之石磨制的子弹异常珍贵,施耐德破例给了他两颗。这也要归功于近年来因路明非而增多的龙骨。


 


江波涛半跪在他身边,手中的SVD抵着肩膀,防止任何死侍的干扰与偷袭。


 


稍远,一团光影中,孙哲平高举手中的“汉八方”,裹挟这君焰的气势高歌猛进。


 


张佳乐吟唱龙文,像一个巨大的黑色图腾中站立的艳丽精灵。君焰的威力让死侍退避三舍,也让二代种首次站起,朝他走去。


 


同样的吟唱声响起,高亢的龙文逐渐重合,双方君焰对攻!


 


烧焦的气味浓烈刺鼻,目光中只余下两处光亮的的碰撞。可二代种的力量太为惊人,张佳乐怎能硬拼。可高温之下,谁又能分开他们。


 


偏偏有人能够。


 


苏沐橙肩扛RPG,轰向一团君焰中的二代种。


 


喻文州和江波涛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苏沐橙的出现代表另外两位也赶到了,另一层含义则是,这附近再无死侍的援军。


 


火箭弹在触及高温的刹那爆炸,气流震飞对攻的双方。张佳乐连着几个翻过稳住重心。对二代种进攻的势头,才刚刚开始。


 


屋顶上枪声接连响起,守卫在钟楼附近的死侍应声倒地。喻文州的时间零和江波涛的戒律叠加压向二代种;周泽楷闭上双眼,镰鼬出巢;孙哲平青铜御座效果凸显,汉八方在他手中宛如花剑;黄少天刹那阶速全开,像是蛰伏的死神,等待最后的一击收取生命;张佳乐的君焰沿一条直线火光大作,封住二代种的退路。


 


苏沐秋倚靠苏沐橙站在无尘之地的中心,被他保留的王权再次发动,领域扩向二代种最后的壁垒。


 


叶修忽而狂奔,毫不畏惧的与二代种对视,却邪横扫斜挑,前刺后突,招招式式冲着龙类的要害攻击。


 


与此同时,二代种的防御缓缓溃散,叶修的言灵渐渐成形。


 


言灵·审判!


 


却邪从上往下贯穿二代种的头颅,钉入地面三寸有余。黄少天如鬼魅随之而至,剑快到无声无形,一剑划开龙眼,一剑刺穿心脏;周泽楷果断装填瞄准发射,贤者之石准确的命中二代种仅余下的一只龙目;孙哲平的汉八方从二代种背后重重落下,斩碎他从颈到腰的所有节脊柱。


 


烟尘散尽,他们站在二代种的尸体旁大口喘气,何等异类的生命力。叶修从背后摘下千机伞,让子弹再次倾泻在二代种的尸首,不留一丝复活的可能。


 


苏沐秋挨个拍拍他们的肩膀,“别那么凝重,回去校长那搜刮他的大吉岭红茶和巧克力蛋糕吧。”


 


办公室里的昂热打个喷嚏,摸一摸鼻子自言自语道肯定又是学生们惦记我了。他站在布满刀痕的书桌边,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眺望升起的朝阳。


 





 @黄少晴 ,给你的点文,笑。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