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晴

是一只黄少天的脑残粉w

【周江】春天与早樱(短完)

月落江枫:

看到周江产出变少所以趁着开学军训前把这个很老的东西挖出来了。

求别吐槽名字,依旧是私设和ooc成山系列

也许会有个夏秋冬后文(这算flag吗……

可以的话开始


早樱尚未凋谢,晚樱已迫不及待,红叶李与垂丝海棠争先恐后,城中繁花似锦生机盎然。

结束与雷霆的比赛,周泽楷陪江波涛顺道去了长沙。

他们很幸运,遇上最好的时节。二人下高铁,换乘最老的地铁二号线,银灰色的座椅与扶手透露出半旧之美,沉淀时光的淡然悠悠感染从快节奏的大城市前来的两人。

长沙其实也是个快节奏的城市,只不过是因为长沙人天生性子急。

江波涛带领周泽楷从芙蓉广场站下地铁直奔华天大酒店。他们丢下行李,加入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马路,沿收窄的街道行走,借助导航,成功迷失在五一大道南侧迷宫般的小巷中。

江波涛不是长沙人,他只是好奇,所以来探寻。

超过几十年甚至半个世纪的木门不规则的分布在小巷两侧,门半掩着,隐约可以窥见其中怡然自乐的老人。也有从菜市场回来提着青菜的嗲嗲娭毑用改不了口的长沙话为他们指路,可惜长沙话的一大特点就是奇快无比,与吴越话天差地别,听得二人一头雾水。江波涛从未想过老人还能说话说这么快,走神的想到黄少天上辈子可能是长沙人,周泽楷上辈子一定不是长沙人。

周泽楷抬头看那从院中伸出的白花泡桐,一串串泡桐花簇拥乌黑无叶的虬枝,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老人循着他的目光看去,无不感慨的说道

“有上北(百)年了吧。”

道谢之后,周泽楷拉起江波涛的手,沿着小巷慢慢走,误打误撞,走到了李公庙。忽然出现的蜜糖香气使他们挪不动步子——糖油粑粑。尽管模样与广告上浑圆可爱的形象相去甚远,但白糖经过油炸后的甜香久久难散,金色明亮的糖壳外衣始终裹着其中的糯米团,甜而不腻的味道极大抚慰两个甜食爱好者的心灵。

侧身望去,地标性的中山亭安稳如山,反将四周小年轻的高楼大厦比了下去。江波涛眼前一亮,飞快地将碗中剩余食物塞进嘴里,不想被糯米黏住唇齿,烫又难以摆脱。

周泽楷半是同情半是好笑地看着他有苦难言的夸张表情,面上笑容如同挂在松枝上的弯月。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江波涛的脑海间一时只余下这两个用烂的形容,深恨自己语言匮乏。他终于咽下糖油粑粑,握住周泽楷的右手,眉眼弯弯地发出邀请

“我们去沿着湘江走走?”

周泽楷点头。他们在路人的指点下顺利来到沿江风光带,顺着建于七十年代的湘江一桥慢慢行走,方走完一半便发现有旋梯向下至一块陆地,河对岸堤坝遥遥。

“这是橘子洲,湘江一桥就是橘子洲大桥。”热心的值守交警向二人解释“长沙人喊习惯了一桥二桥,你要跟我们说橘子洲大桥,保准会听到一句‘哦,就似一桥噻。’”交警的普通话突然转成塑普,逗得二人忍俊不禁。

交警也不恼,索性继续讲塑普,并向他们推荐奇志大兵的相声诸如“海燕,高尔基在苍茫的大海上,逗号。”“赵钱孙李为什么赵排第一呢?因为民以食为天,吃饭总要先起灶。”“为什么李排后呢,吃完饭可以还吃个李子嘛。”

兴致勃勃讲到最后忽而叹口气,说可惜当年两人意见不合,再无合作。

周泽楷悄悄握紧了江波涛的手,江波涛回以一个安心的笑容。

我相信周泽楷。他在周泽楷的手心里,一笔一划的认真写道。

他们没有去橘子洲,而是漫步在河西的沿江风光带,一侧是静静流淌的湘江,夕阳在银色的江面上投射脉脉的余晖,橘红的光影在水面断断续续的荡漾而始终不断;一侧是隔离公路和噪音的绿化带,别出心裁的设计令步道低于公路,静谧无声仿佛置身世外。

他们来的时节正好,白桃灿烂,风吹花落铺满一条花陌;春风剪刀,垂杨柳柳枝柔柔垂在江面。红花檵木新芽恣意,满树紫红,青樟嫩叶肆意,满树新绿。高高低低莺啼婉转,远远近近燕鸣呢喃。两人十指相扣,就这么悠闲地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到走不到的尽头。






评论

热度(30)

  1. 黄少晴月落江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