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晴

是一只黄少天的脑残粉w

万璇(五)

月落江枫:

先喊一句TV组我爱你,动画化叶神和大家都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看伞哥!


咳,对不起,依旧是私设和OOC都很多系列


伞哥在文章中做的菜是在网上查的,如果恰好有杭州的小伙伴看到的话可以告诉我你们过年真是吃这些东西吗(好奇


最后,本章刘皓粉勿入!勿入!勿入!






大年初三,上林苑迎来两位客人,周泽楷,江波涛。在全明星一战之后,周泽楷对秋木苏和苏沐秋都产生莫大的兴趣,而苏沐秋也十分重视这位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


 


外界对于二人究竟谁更厉害当为“枪王”吵得天翻地覆,二人本身却丝毫不曾在意,一颗心尽数扑在荣耀上,说得更为仔细一点,是全神贯注于对神枪手的精进。二人私下交流甚密,至于“枪王”或“第一神枪”的名号,让外边那群瞎凑热闹的操心去吧。


 


苏沐秋深感轮回发掘江波涛是多么明智的决定,不然真的很难理解周泽楷,虽说二人同为神枪,但思路却截然不同。


 


砰的一声,礼花炸开,五颜六色的纸屑纷纷飘落在刚刚进门的轮回二人身上。


 


“新年快乐!”苏沐秋和苏沐橙各自手执一个自制纸花筒站在门口。


 


善于交际的江波涛首先反应“苏前辈、苏姐,新年好,这是自己做的纸礼花吗?”


 


周泽楷慢慢吞吞地回应“新年好。”


 


苏沐橙晃晃手中的纸花炮“是呀,厉害吧。”


 


“厉害厉害,心灵手巧。”江波涛颇为好奇的拿过一个在手中研究。


 


苏沐秋拉着周泽楷迫不及待要往房间里走,他们本不会客套,此回的目的也简单,荣耀。恰好周江都不想面对没完没了的亲戚走动——周泽楷尤甚。便愉快地接受来自苏家兄妹的邀请。


 


看到哥哥与周泽楷正走向配置有两台电脑的他们的卧室,苏沐橙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去拦人。苏沐秋疑惑不已“怎么了?”


 


苏沐橙干笑两声“叶修……好像又躺回去睡回笼觉了……”


 


“呵呵。”苏沐秋的笑容看得苏沐橙和周泽楷心惊胆战,连忙拉上江波涛一同退后几步。


 


几声光听起来就很痛的闷响之后,叶修人模鬼样的出现在客厅,半眯着眼朝周江打招呼“哟,来的挺早,新年好。”


 


“前辈新年好。”两人一边回答一边被苏沐秋拖走。


 


苏、周用小号登陆荣耀,先是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字面意义上的,讨论银装和技能加点,这也是用小号的原因,毕竟战队拥有自己的秘密。


 


而后真刀真枪竞技场见,这回是周泽楷以微弱优势胜利;两人交手多次,胜负记录相当,从未有过“绝对”之说。


 


叶修叼着半根油条站至苏沐秋身后,拧着眉头观看二人对战。这两人经过长时间的较量与商讨琢磨出一套十分神奇的打法——


 


就像看许昕打球,你往往以为他接不起那个球,他却能理所当然地用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千奇百怪的姿势潇洒地把球拍回去。


 


这种妙不可言的打法需要极其扎实的基本功和丰富的经验及所带来的良好手感。初次陪练的叶修也吓了一跳,好几次神枪手的反击都在他意料之外,虽不至于手忙脚乱,但亦是不小麻烦。


 


围绕这个新变化两人足足忙活一整天,最好的练兵场自然是网游,混战中,只见两个神枪手时远时近,左穿右插,花样层出不穷。


 


他们试着合力打扰大型公会抢BOSS,比起捣乱遑论试验,点到即止,对象随机,谁在附近就搞谁,绝不手软。


 


受害者之一的蓝溪阁由两名剑客带领,气势汹汹喊打喊杀,活生生被他们整的晕头转向。


 


没办法,蓝溪阁剑客虽多,但并非个个都是黄少天卢瀚文,加之这头还有本就是网游出身的苏沐秋,想不被耍都难。


 


彻底放开的周泽楷与苏沐秋打得无比奔放,一路把蓝溪阁的人引至中草堂附近,使个花哨金蝉脱壳便开向竞技场,打出畅快淋漓且百年难遇的平局。


 


等终于想起时间已是下午,苏沐秋下厨,沐橙帮手,叶修捧着一杯绿茶有一搭没一搭的陪客人聊天。


 


卤蛋和红烧肉的香味混合在一处,从厨房的门缝里钻出,叶修使劲抽抽鼻子,朝两位客人笑笑“来得真好,今晚沐秋做元宝肉。”


 


苏沐橙从厨房门后探出半边身子“叶修,哥哥问你把买的豆沙春卷放哪儿啦?”


 


“不在冰箱里头么。”叶修放下茶杯走入厨房,蹲在冰箱前开始翻找。


 


苏沐秋回头“别告诉我你丢在冷冻柜。”


 


叶修重又站起在上层的一堆青菜中“挖”出了豆沙春卷递给苏沐秋“买那么多菜,你怪我?”


 


“……不买菜你吃什么。”苏沐秋将他推出因容纳三个人而有些狭窄的厨房“叶大神好好出去待着。”


 


叶修随意地朝两个后辈摊手“被赶出来了。”


 


江波涛朝他笑笑却也不说话,反而周泽楷一副感同身受的委屈模样,估计平日在家没少被这么使唤。


 


陈果也被苏沐橙喊回来共享晚餐——元宝肉,酱鸭,酱鱼,暖锅儿,藕富,如意菜,长生果,豆沙春卷。鱼肉蔬果,杂陈满桌。


 


与朋友疯了一天的兴欣老板娘毫无形象的躺在自己房间软绵绵的床上,直喊要先歇会儿。她扭头看着笑嘻嘻的苏沐橙,自己也毫无防备的咧嘴直笑。沐橙问她想到什么好事情了?她回答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真好。


 


她想,自从建立兴欣战队,她就像又有了一个家。


 


宾主尽欢,陈果却像发现了新大陆般盯着苏沐秋和叶修,这两人实在太默契了,像是在对方大脑中设有对讲;从前不曾留意,今日发现这两人可以轻轻松松复制轮回正副队的相处模式。


 


不,并非复制,而是从生活到游戏的熟悉,好比如果叶修给苏沐秋一个橘子,他知道是剥了平分而非全部给他的意思。


 


可惜冬天没有橘子,陈果咬着筷子想,不过有柚子也挺好。


 


常规赛,兴欣再次遇上呼啸,客场便毫不客气地以十比零结束比赛,而况今日主场,声势更为盛大。个人赛秋木苏利落地挑翻暗无天日。


 


魔剑士攻距不够,远程挨打;历经艰难将神枪手纳入范围,又被苏沐秋用作新打法的小白鼠,揍得找不着北。台下观战的唐昊恍惚想起某届全明星唐三打被王不留行——君莫笑——王不留行轮番打爆的悲惨经历。


 


刘皓的唉声叹气和咬牙切齿中,团队赛开场。历史惊人的相似,第十赛季暗无天日首先被沐雨橙风迅速轰杀的场面仍历历在目;今年,呼啸阵型刚刚散开,魔剑士立刻被双重火力押送一边,成为秋木苏和沐雨橙风的重点照顾对象,并再一次被迅速送离场外。反击?输出?那是什么能吃么。


 


有人统计,这回暗无天日的存活时间不足第十赛季那场的一半。


 


得到远程回援的方锐开心地在公共频道中送呼啸一排蜡烛,然后盗贼挂的更快了……


 


唐昊一时间气得差点要在频道里骂脏话,顾虑此时若再吃黄牌无疑给本就低迷的队伍士气雪上加霜。强压怒火和队友一道继续围攻小手冰凉,不料海无量早有准备,用捉云手将小手冰凉拉回一寸灰的鬼阵之中。


 


安文逸也不含糊,几个积蓄已久的瞬发治愈术顷刻间拉回己方因呼啸不间断围攻而不停下降的血量。


 


呼啸转瞬便杀红眼,疯子一般不顾一切的进攻一度让观众以为他们能成功逆转局面,最后却仍倒在神枪手和枪炮师绝对的火力压制下。


 


兴欣七比三取胜。兴欣的粉丝也同样为呼啸送上掌声,在无可挽回的一边倒的境地下尚能重振士气、绝地反击,无论输赢,他们都值得敬佩。


 


刘皓尚有自知之明,灰溜溜地走在队伍末尾,低头恨不能低至脚面。叶修,又是叶修,他的每一次失败与丧尽颜面都与这个人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他的愤怒几乎要喷涌而出,但他为了多年良好的形象又只能默默憋着,强烈的反差让他不孚众望的晕倒在地,历史再次重演。


 


叶修双手抱臂站在休息室里,看着电视转播中工作人员七手八脚地救护刘皓的画面近乎冷漠的评判“早就说过,机关算尽,反误性命。”


 


“队长……”一同留在休息室的罗辑不解“刘皓很聪明?”


 


叶修点点心口“算计人心的才华堪称第一,他要是在荣耀上有这心思,何以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评论

热度(22)

  1. 黄少晴月落江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