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晴

是一只黄少天的脑残粉w

【All叶】关于不治之症的正确疗法

怎么办觉得叶神后面的喵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悠悠堇:

        毫不害臊地不管你们看没看过都坚持用上个号发的旧文来混更的悠悠堇。


        这种执着的精神如此动人。【自我陶醉中


        *不治之症≠绝症


 


 


         <<<  01



        叶修病了,而且病得不轻,病因是由横膈膜痉挛收缩引起的呃逆,简称打嗝。
        当然,这不是普通的打嗝,毕竟叶修这么一个有逼格有故事的男子,打起嗝来肯定也是异于常人的。比如频率次数发病症状肯定都要比普通人厉害一点,通常来说。
        事件是从一个平常的早晨发生的。
        那天叶修刚与上早班的阿宁换班,准备吃根热乎乎金灿灿的油条后就上楼睡觉,像往常一样结束他昼夜颠倒的一天。结果刚吃完一半,他就忽然打了个嗝。
        让人欣慰的是,叶修的嗝比叶修本人要有偶像包袱,它并不像○○公寓里的○老师打的嗝那样回味特长。它轻而短促,音调比叶修的本音稍微要高上一丢丢,一点都不像叶修平时的声音,仔细回味一下,竟还有点小萌。
        正在喝豆浆的陈果被这一声引得一抬头,对上叶修淡然的眼睛,然后又低下头。她倒也没多想,谁没打过嗝嘛,只不过叶修这嗝打得有点突然,还有点奇异的萌。
        接下来叶修开始接二连三地打嗝,一声接一声的,时间间隔还挺平均。陈果愣了一下,推了杯豆浆给他:“憋着气喝点东西就不打嗝了。”
        叶修应了声,然后小口小口地喝起了豆浆,正撇开吸管大口灌着豆浆的陈果有点赧然,默默地又把吸管插了回来。
        原本以为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下午叶修起床照惯例进入网游开始和第十区的各公会会长公平交易,诚信交友,以童叟无欺的正直态度要求资源共享,提出比如你的公会仓库让我瞅一瞅之类的正当要求。
        许博远前几天刚从粱易春那儿得知了君莫笑就是叶秋,虽然刚开始有过想要讨要签名的念头,但是最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并且从战略上决定不与君莫笑多做接触。
        结果他不和君莫笑接触,不代表他们就不会遇到。这不,月光森林的副本门口,好巧不巧地遇上了。按理说副本那么多入口,要遇上也实属难得,许博远也就随便和那人打了个招呼。
        “哦,小蓝啊唔呃……”
        “???”
        许博远愣了一下,这……这是打嗝了?
        他再回味了一下,怎么觉得这嗝打得还有点可爱呢?
        许博远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赶紧提醒自己这人可是让蓝溪阁损失不少还掉了面子的罪魁祸首,是那个曾经被称为斗神的叶秋……
        糟糕,这么一想好像更可爱了。



        <<<  02



        这天黄少天登录小号的时候正逢叶修被公会联合军追杀,然后他就被叶修狠狠地坑了,成为了一个免费的职业打手。
        黄少天一边像砍菜似地砍着那些个骂他垃圾的公会玩家一边在心里狠操着叶修,不要误会,是那种想要用垃圾话操得他说不出话来的操。
        但是黄少天倒是很快就适应了自己目前的角色,发消息去问叶修的坐标,打算和他合流。
        真正见到面的时候黄少天的话更多了,文字泡和语音一起上,而且攻击也没停下,这就很过分了,作为一个27级的剑客,在一群三十几级的高玩面前能够做到这么嚣张的事,这会让那些公会高手很没有面子的。
        后来的结局当然是以叶修他们这一伙拉风且牛逼的以少胜多收场了。
        不过黄少天敏锐地从叶修身边的这几个新人玩家身上发现了叶修聚集这些人的意图,开始和叶修进行比较有深度的关于未来的交谈,结果谈到一半,叶修忽然打起嗝来。
        黄少天愣了一下,一开始没说什么,后来觉得他必须说点什么。
        “老叶你这打嗝打得有点久了啊,这打嗝是病你知道吗,要是连着打上三百个,听说人就会死。”
        正好在旁边和今天刚收的小弟昧光交流感情的包子入侵听到这话可交流不下去了,他立刻操作着人物接近叶修的身边,虽然这个举动没什么意义。
        “老大老大,为什么狮子座说你会死?”
        那语气充满了天真无邪的焦虑和担心,“但是老大不要担心,我们虽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我是不会让老大一个人善终的。”
        这话为什么怎么听怎么奇怪?
        旁边的黄少天爆笑出声满怀恶意:“听说接吻能治好打嗝,你去亲一下你老大他就能活下来了。”
        包子听到这话觉得很有道理,直接几个操作下去,大家就看到包子入侵抱住了君莫笑,然后低头,看上去真的像是吻了一下。
        黄少天没放过这个机会,立刻截屏留念,说要发到职业选手群里让大家都看看这场美丽动人使人潸然泪下的爱情。
        叶修在这个时候正好不打嗝了,无所谓地回道:“你发好了,不过你用小号虐普通玩家的事也会被所有人知道就是了。”
        “……”哦。
        于是黄少天最终什么都没发。



        <<<  03



        叶修觉得,经常打嗝真的是病,但没打算治。毕竟他很忙嘛。
        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叶修在场外通道的某个角落里等待着必定会经过此地回到选手席的乔一帆。但是乔一帆到来的时机比叶修预想的晚了有点多。
        毕竟叶修没预想到乔一帆居然会在会场里迷了路。
        然后等到乔一帆终于满含泪水地走过来,叶修就开始装逼了。
        装逼要素:昏暗的环境、待拯救的迷途羔羊、满点的嘴炮技能——全部装备完毕。
        乔一帆也被叶修的一通话打动,心中绝望压抑的情绪渐渐消散,这时候——
        “呃唔……”
        刚告诉乔一帆自己虽然退役但还没放弃,让乔一帆感觉备受鼓舞的大神忽然打了个嗝。
        短而轻,轻而萌,在空荡荡的通道里显得异常清晰。
        乔一帆觉得吧,打嗝这种小事是人之常情,大神也不能免俗。
        只是大神原本潇洒地转身和他挥手道别,挥到一半打了个嗝,然后接着打了一连串的嗝……总感觉有点装逼失败的味道……哦,还有点萌。



        全明星周末第二天,因为种种机缘巧合的组合,叶修在陈果面前掉马……准确地说是他再次披上了曾经的马甲,更准确地说是他以前的马甲在这场意外之中暴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有那么一瞬间陈果的脑袋里真的在嗡嗡,像是有一千只小蜜蜂,五百只母鸭子,以及三个大妹子在她耳边吵闹。
        设身处地地想一想,那个你曾经顶礼膜拜跪舔割膝的太太,那个你曾经只是在人群中看到他一眼——即使他不露脸——都想奔向银河跑圈的角虫,那个让你魂牵梦萦大喊万岁变身痴女的爱豆……
        ——他,居然,是你,隔壁,那个,总是,被你,嫌弃、说教、怒骂,的,小明!
        你是什么想法?
        是会扑上去告诉他你对他有多么喜欢,还是给他一拳?
        仔细一想是不是很纠结?
        对啊,不纠结那还是人吗?
        陈果作为一个健全的正常人,深深地陷入了纠结之中。



        所以她第二天对待叶修的态度有点奇怪,她自己也感觉到了,但是改变不了啊。
        因为她还没有适应叶修就是叶秋……啊不,应该说叶秋原来是叶修?
        靠,什么玩意儿啊,搞死她了真是。
        早上已经甩给陈果一冷门板的叶修看到陈果这么纠结的样倒是一点都不纠结,反而很不要脸地说道:“老板娘,既然你是我的粉丝,那么你知道的。”
        陈果转头眼巴巴地看着叶修。
        只见那货翘着个二郎腿,双手十指交握放在膝上,露出了个有点轻傲的表情,吐字清晰,语气冷淡:“取悦我。”这话要是穿着西装说可能有点情调,可惜叶修穿着睡袍,还是酒店标配的那种。
        “……”陈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傻着呢,“怎……怎么取悦你?”
        “讲个笑话跳个舞什么的都可以啦。”
        陈果反应了一下,脸色渐渐变黑。
        这人虽然有个马甲叫叶秋没错,但果然本质还是叶修!
        陈果刚准备从果盘里拿个苹果砸他,就听到这货又开始打嗝。最后只能翻个白眼帮他去倒水。



        <<<  04



        陈果承认自己是那种粉起来有点脑残,还特别容易冲动的人。这不一冲动就想给偶像整个战队了呗。整是动词的整,不是整个苹果的整,而是整个世界的整。
        陈果知道这条路是艰难的,甚至是荒诞的,但是——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叶修。
        他面色沉静,一向懒散无神的眼睛却包含着让她信任的某种东西。
        她难得有点扭捏,视线四处散着,最后一次确认道:“你觉得可行吗?”
        叶修轻笑了一下,声音低稳,透着让人安心的味道:“我觉得,呃唔……”——后半段骤然挑高。
        陈果:( ̄^ ̄lll)这种动人的时刻打嗝您觉得合适吗?



        ……反正后来他们真的整了个战队。



        <<<  05



        叶修和魏琛重逢后没少打嘴炮。这边:你这畜牲。那边:呸,你才畜牲。总之喷得难舍难分,藕断丝连,双方秉持着你是畜牲我是神缠缠绵绵砍死你的宗旨,有时候陈果觉得应该在尚且纯洁无瑕的乔一帆和罗辑小朋友的耳朵上装个高智能电子过滤器,把这两个老东西口中不太干净的词汇给过滤掉。
        但其实魏琛和叶修平日里打嘴炮的时候,风格是很不一样的,魏琛吧,就还是他以前那种传给了黄少天的风格,叶修呢,经常一句轻飘飘的嘲讽正中靶心,若是换成别人可能会噎得半死,但魏琛不会啊,魏琛可是老油条一根,不管叶修的嘴炮多么高性能,他还是始终如一地使用着他那种生动形象的动词与形容词以及亲戚关系的结合体。
        魏琛可不是那种虽然嘴硬但心里觉得自己已经输了的人,他的脸皮之厚堪比叶修,陈果曾经十分担忧放这两个人出来会不会危害到社会健康。
        说实话对于魏琛和叶修这两人都认识的人而言,真的难以想象这两人会勾搭到一起——道义以及战友层面上的勾搭和一起——比如黄少天。想当初黄少天是被魏琛一手挑出来的,两人之间无视年龄的鸿沟,气味相投。魏琛对黄少天关爱有加,比如把自己最擅长的垃圾话教给了他,并且这成为了黄少天的一记大杀招。黄少天犹记得当初,虽然魏琛疼爱他这个小屁孩,但是有些话是绝对不能在他魏老大面前说的。比如他心里明明觉得叶秋很厉害,比魏琛还厉害,但是他不能说。不然魏琛会骂死他的。
        就是这样的魏琛,居然和叶修厮混到了一起,刚知道的这件事的时候黄少天是拒绝承认这个事实的。他感觉他活了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三观正在粉碎。
        不过不管别人怎么想,他们就是混到一起了。
        并且让魏琛觉得十分之扬眉吐气的是,他有几次在惨烈的嘴炮争斗中打败了嘴炮之王叶修。
        原因是叶修那止不下来的打嗝。
        试想,当你被一个人的Lv.Max满点嘴炮轰得满心不爽的时候,他忽然打起了嗝,还一下一下的,又短又萌,听起来简直就像是服了你在叫你爸爸有没有?
        魏琛因此在自己臆想出来的情境里无法自拔,觉得叶修这不要脸的禽兽居然也有可爱的地方,比如他嗝打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的时候就很可爱,让魏琛从心理上和生理上都得到了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后来兴欣在挑战赛中获得最终胜利准备重返联盟干票大的的时候,陈果终于开始正视叶修这打嗝停不下来的毛病了。——毕竟成为正式战队之后兴欣可是每周常规赛之后都要开记者会的,开记者会的意思就是要说很多话啊,要说很多话的话你要是一直打嗝那该怎么办啊,还怎么跟记者聊天啊,还怎么把记者盐得家都不认识啊。所以这病必须得治——陈老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在兴欣群众的庆功宴结束过后,陈果一拍桌子,深沉道:“来来来,大家都把知道的治打嗝的偏方说出来听听,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把叶修这货给治好。”
        “不是我说啊老板,”魏琛一边剔牙一边幸灾乐祸,“这正常人吧,打打嗝是多正常的事啊,打着打着也就好了。但是叶修隔三差五地就来次大的,一次要打半个小时,这可能是上天对他不要脸的恶行看不下去了才特地给他的惩罚。依我看,还是放弃吧,他可能没救了。”
        陈果虽然平时也是顶不待见叶修皮厚的特性,但是听到魏琛这么说还是不高兴的,下意识地维护起叶修来:“老魏你别乱说话,这种话能随便乱说吗,要是他打嗝真打出什么毛病了,你乐意啊?”
        魏琛一时间找不到话反驳,嘁了一声后似乎不太情愿地说道:“我老家那边说把韭菜榨成汁后喝下去就行,谁出去买把韭菜喂给他?”
        正巧这个时候开始打嗝的叶修,听到这话后若无其事地起身朝门口走去。
        成为老板后稍微有点气场的陈果冷声对包荣兴说:“包子,抓住叶修,他要去寻短。”
        叶修的步速瞬间快了那么个三倍,但还是被包荣兴以老鹰捉小鸡鸡的姿势给捉回来了。
        笑话,不就是十厘米的身高差吗,搞得像是人类跟奇行种之间的差异一样至于吗?
        不过对比一下叶修身上薄薄的那层五花肉以及包荣兴身上那层高密度戳不下去的坚硬肌肉……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叶修一边被抓回去还一边试图幌骗单纯无害的包子:“包子你听我说嗝呃,我只是想出去买个烟呃唔,别听老板嗝唔,瞎说……嗝……”
        然而并没有什么蛋用。
        没一会儿,一杯绿油油的深邃无比的韭菜汁,就呈现在了叶修的面前。
        “喝吧。”陈果严肃。
        “喝吧。”苏沐橙微笑。
        “喝吧。”魏琛幸灾乐祸。
        “呵呵。”还没离开兴欣的孙哲平冷笑。
        于是叶修就视死如归地把那杯韭菜汁灌了下去,你别说,那味道……还真不是人喝的。
        五秒钟后:“嗝唔……”
        一室静默。
        叶修朝魏琛露出了慈祥的微笑:“你还有什么遗言想要交待的吗?”
        魏琛一边流冷汗一边用他布满红血丝的真诚眼神力证他的清白:“我们老家真的有喝韭菜汁治打嗝的说法。”
        叶修继续露出和善的眼神:“哦,是吗?那我现在就送你回老家。”
        这个时候善良的乔一帆同学站了出来,倒不是为了拯救魏琛:“那个……前辈,我听说按摩耳轮脚挺有用的。”
        叶修朝乔一帆看去,其实他本人对时不时打嗝并没太在意,甚至都有点习惯了,对于老板这大张旗鼓的全员动员其实他是有点不以为意的。只是乔一帆小朋友这一个腼腆单纯的孩子白净的脸颊上带着红晕,像是鼓起勇气好不容易才说出了这段话,这就让叶修有点不落忍了,暂时抛下欠收拾的魏琛,问道:“耳轮脚是什么地方?”
        离叶修不太远的乔一帆走过来伸出手摸了摸叶修耳廓间的某个部位,手下动作轻柔地帮他按摩了起来。
        坐在叶修旁边的孙哲平这时候站了起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去洗了个手。
        等到他回来正好乔一帆的方法也宣告失败,正失落地被叶修安慰着。
        “叶修。”孙哲平重新坐下后叫道。
        “嗯?嗝……”叶修看过去,忽然被孙哲平的右手掐住了两颊,然后孙哲平的左手食指插进了他的嘴里。
        嗯,没有什么不对的吧。
        就是插进了他的嘴里……
        就是插进了他的嘴……
        就是插了他的嘴……
        周围的围观群众连瓜都吃不下去了,莫凡手中的瓜子都被吓到了地上。
        Excuse Me ?
        What is this play ?
        妈呀,这到底是什么普雷啊!???
        据有关群众魏某事后回忆,当时他们每一个人可能都以为孙哲平要将干死叶修的奥义贯彻到实际行动上了,并且做好了报警的打算。
        但是孙哲平却非常淡定地表示:“听说用食指按压咽部就能止嗝,你们不知道吗?”
        请不要用“这难道不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的语气来陈述这种有点黄的止嗝方法好吗,而且听起来这方法倒有点像是在催吐。
        孙哲平此等真男人中的汉子才不管别人怎么想,他轻易地压制住发出“呜呜”声的叶修,食指一边在他嘴里摸来摸去一边似乎在很认真地疑惑着:“咽部是在哪里来着?”
        叶修用一种“你是不是也想被送回老家”的眼神瞪他。
        但是由于他一直被孙哲平掐着嘴,新分泌出的唾液没有办法咽下,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这个时候孙哲平好像真的才发现咽部在哪一样轻轻地按了一下,地球人都知道这样刺激喉咙正常人都会哭的,这是生理反应嘛。于是叶修也含泪了。
        他被弄得很不舒服,两手抓住孙哲平掐着他两颊的右手的手腕。
        孙哲平正俯视着他,他后仰着脑袋,眼里有泪花,嘴角有口水。
        孙哲平邪魅一笑,叶修呜呜呜呜呜。
        我操,这姿势怎么看都很糟糕。
        连魏琛都不好意思看,更别说兴欣那些个小年轻了,脸都红了。
        孙哲平撤出手指,指尖还牵连着晶莹的唾液线。
        “嗝喵——”
        叶修心里暗骂靠。



        <<<  06



        叶修的病恶化了。
        他不仅会经常打嗝,打完嗝后还会学猫叫。
        准确地说是打嗝打得像是猫叫一样。
        陈果对此很是苦恼,叶修安慰她:
        你看,学猫叫总比学狗叫好吧,学猫叫人家还能以为你是在卖萌,学狗叫人家只能让你去精神病院看门。
        虽然叶修在陈果面前表现得成熟稳重,像是一个很有故事并且内心宽厚的男人一样,但是叶修已经把孙哲平拉进了黑名单,马化腾层面以及人生意义上都是如此。
        孙哲平让张佳乐传话给叶修,叫他把自己加回来,不然还插他。
        张佳乐实力懵逼,心里有个大写的我操:妈的,在老子不知道的时候这两傻逼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为什么我觉得心里酸溜溜的?难道是因为刚才吃了溜溜梅?
        后来张佳乐终于有机会和叶修当面对质了,因为他们霸图要去兴欣网吧拆台了。
        在网吧小妹的指引下,霸图四大天王——其实有粉丝一直对这个叫法充满了意见,因为小时候玩过某宠物收集类竞技GBA的朋友们都知道,四大天王虽称四大天王,但实际上应该是五个人才对——来到了兴欣训练室的门口。
        自从联盟发达以来,建在网吧里的训练室真的是从来没见过了。
        连韩文清都没再见过了。
        所以兴欣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勤俭节约持家的样子,简称穷。
        张佳乐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好人都在,张佳乐也就一眼看到了被逼着喝某绿色不明液体的叶修,而强迫他喝谜之汁液的男人张佳乐也认识,老熟人了,蓝雨前队长魏琛嘛。
        旁边还有个方锐正双手插在叶修腋下抑制住叶修的挣扎,魏琛和他一起阴笑着:“不要怕,喝下这杯忘情水,你就能脱离现世的苦痛。”
        由于现场气氛太迷了,只有韩文清一个人敢往里面走。
        “怎么回事?”韩文清皱着眉头看似乎被欺负得狠了的叶修。
        “哟,老韩。”叶修和他打个招呼,“你来干嘛?砸场子?”
        “谁要砸场子!”一个高大帅气的金发男子蹭地站起来,从椅子底下拿出了一捆易拉罐,叮呤桄榔的。
        “包子!不是早就让你把这玩意儿扔了吗!”原本因为大神光顾而诚惶诚恐的陈果无奈地扶额,总感觉她们兴欣在对手眼中已经被贴上了不靠谱儿的标签。
        “我们就是来参观参观,没别的意思。”四人里面最温和的林敬言摆了摆手。
        方锐顺便和老搭档打了个招呼。
        “喂,老叶,说真的你和大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张佳乐这个时候蹭到叶修旁边,“他为什么老和我说他要插你?”
        这话让兴欣知道真相的群众一脸不堪回首,让不知道真相的霸图和方锐的眼中流露出了诧异。
        “孙哲平可是条汉子。”方锐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修,“长得阳刚俊朗,性格强硬不羁,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叶修呵呵:“你是不是暗恋孙哲平,把他夸得跟朵花似的?”
         “你不要侮辱我!”方锐捂胸,“我是个顶天立地如擎天柱般笔直的男子!”
        ——虽然听到叶修打嗝的时候会可耻地萌一下下。
        方锐刚加入兴欣的时候也因为叶修时不时的萌嗝有点不习惯,后来混熟了之后和魏琛一样无耻地喜欢上了喂他喝韭菜汁,以治病之名行猥琐之实。
        “怎么回事?”韩文清冷声,皱眉,脸黑,表情像是要打人。
        韩文清能把狗都吓尿的黑脸对叶修向来是不奏效的,只是今天的叶修愣了很久,像是被韩文清的脸吓到了一样,让韩文清觉得有点奇怪。
        只有叶修自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此刻,他的体内涌上了一股熟悉的冲动。
        虽然他努力想要抑制住这股冲动,但是没能成功。
        于是他对着韩文清难得有些疑惑的脸,喵了一声。



        <<<  07



        寂静无声。
        沉默无边。
        旋转跳跃。
        然后炸裂。
        “你你你你你……”张佳乐红着小白脸指着叶修你了个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你什么你喵,”叶修不以为意,“不就是打嗝的时候会像猫叫吗喵,就算这样喵,晚上也一样把你们打爆喵。”
        张佳乐在一边偷笑,连张新杰都诧异地多看了叶修几眼,因为叶修这人虽然强,但很少会说“把你们打爆”之类的话。
        这人也是会生气的。韩文清倒是知道。
        比如现在,就有点像是生气了。
        看来这个喵,对叶修并不是没有影响的。


 


        晚上霸图七比三战胜兴欣。
        张佳乐做了梦。
        梦到叶修被他压在身下乱搞,然后哽咽:要被你插爆了喵。
        然后张佳乐醒了。
        床单湿了。
        这种时候,张佳乐觉得自己格外年轻。



        <<<  08



        在记者会上打嗝会显得很没气势,一旦喵喵喵就会更没气势,所以叶修如果在记者会上有了打嗝的意向他就低头装作看文件。
        而记者要是对他提问,就有旁边的队友会代替他回答。
        比如:“叶神对自己这场比赛再次获得个人赛的胜利有什么看法吗?”
        正捂嘴打嗝的叶修给旁边使了个眼色,好巧不巧的是旁边正好是包荣兴同学。
        于是包荣兴同学理所当然地说:“老大当然会胜利,老大是最强的,难道还会输吗?”
        “……”叶修在开口喵,还是闭嘴任包荣兴发散之中选择了后者。



        <<<  09



        第十赛季结束了。
        兴欣取得了冠军。
        叶修好像很久不再打嗝了。
        但是苏沐橙还是不放心,决定带叶修去看看,看看道士,或者是会用塔罗牌占卜的大姐姐。
        叶修拗不过她,最终跟着她去了一个看上去很像老中医的道士家里。
        道士给他把脉,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但是道士为什么要给人把脉?
        “这位小伙子。”道士道,“你的身体并无大碍,先前仅是长期胃胀气而已。想必你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远大抱负吧。”
        “这和胃胀气有什么关系?”
        “先生难道没有听说过‘心中藏着一团火’或者‘心中憋着一股气’这些说法吗?”
        “所以这和胃胀气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必先生是心中的远大抱负过渡到了胃里吧。”
        “……”
        叶修看了苏沐橙一眼,苏沐橙从他眼中读出了“你确定这是道士不是来搞笑的吗”的信息。
        “先生你不要不相信我,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的。”
        “哦?你接下来是不是要告诉我,其实你见过外星人?”
        “诶,你别说,真的有外星人这种说法。”
        “沐橙,我们走吧。”
        “好的~”
        “等等,先生,我们不能好好说话吗!你别走啊,其实你也有可能是被猫妖附身了,我这里有些符,你要贴上试试吗?先生别走啊!!!”



        <<<  10



        以为一切结束的叶修回到了B市本家,没几个小时就被扔出去当世邀赛领队了。
        国家队的选手们看到叶修的时候纷纷露出了一个“妈的,怎么又是你”的表情。
        叶修开口,一股巨熟悉的感觉袭来。
        原本要说的话被一声喵取代。
        又是一室静默。
        这大概就是岁月静好吧。
        静好持续了三秒,人们爆笑出声。
        当然还是有人开启手机打算录音的。
        离叶修最近的苏沐橙朝叶修笑了一下,轻声说:“远大抱负又过渡到胃里了?”
        叶修笑道:“可能吧。”


 


        - end -


 


 


        唉,如果你们都说没看过那该多感人啊,就好像我并没有混更一样!

评论

热度(1629)

  1. 叶抢boss嘲讽脸修缪缪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