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晴

是一只黄少天的脑残粉w

【全职高手】佳人by言安

这次来发周江_(:3」∠)_皮皮有私设,博学多才的皮皮XDD下面正文



轮回有三怕,一怕队长生气,二怕副队生病,三怕叶修不要脸。周泽楷虽不太说话,但性格温柔,常言道,越温柔的人发火越可怕;如果江波涛生病不能训练,轮回便失去连接全队的纽带,尤其易与队长脱节;叶不修心脏这种心知肚明的事……说多都是泪。

队员们照常来到训练室,收获队长的“早”和副队的微笑。

……等等江副为何不说话?!

还没发问,江波涛先伏在桌上一阵猛咳,半天才揉着喉咙抬头向队友们示意自己没事,不过嗓子痛不打算说话。

“队长你让没副队吃药?”孙翔开口,随即被一干人翻白眼,明知江副不能说话还问队长,队长的回答你能听懂吗!

万幸,周泽楷仅以摇头回应。一旁江波涛飞快在电脑上打出一行字“队长的意思是我说不需要吃药,所以他也没强求。”众人发现副队长还能继续翻译之后,纷纷放心的表示江副你没事就好。

轮回副队边猛烈咳嗽边颤抖着抬手打字“你们这群没良心的。”

“没关系队长有良心就够了。”不知道谁嬉闹着回了一句,很快被吐槽为叶不修附身。

有良心的队长有节奏的替江波涛拍背,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副队长,他忽然灵光一闪一手扶正江波涛让他仰靠在自己身上,一手放在他喉部缓缓轻揉。

江波涛被吓一跳,惊诧的望向周泽楷,对方却只是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好像在反问有什么不对,江波涛很快败下阵,任凭队长动作。

周泽楷手很凉,但不冰人,他拇指垫在江波涛颈后,用余下四指的指腹在江波涛因剧烈咳嗽而疼痛的部位摩挲按压,效果出其意料的很好。他歪头一笑,明亮的眼中仿佛写着“求表扬。”

江波涛笑得极其温柔,双眼弯成新月牙儿,他握住周泽楷扶他的那只手,肆无忌惮的将重心后移,依靠着周泽楷闭目养神,不知不觉中因太过舒适,竟而真睡着了。

“队长,要不你送副队回去吧。在这睡感冒会加重。”队员中唯一的已婚男士小心翼翼地从电脑后探出头来建议“我们会帮你和江副请假的。”

周泽楷点点头,在队友协助下轻手轻脚地背起江波涛,稳稳身子,走出训练室。

他其实可以抱起江波涛,不过碍于会惊到其他人,他还是老老实实选择背。

这要从上次全明星赛正副队长周末聚会说起。叶修提议玩国王游戏,素以Roll点运气极佳的叶神还真抽到国王,制定红桃七公主抱黑桃九,他恰好是红桃七,乖乖举起手中扑克,余光里,他发现喻文州难得发挥手速将自己的牌和江波涛对调,黄少天充分发挥机会主义者的体质几乎在喻文州换牌完成的同时开始喊江波涛是黑桃九轮回江副是黑桃九。

他有点后悔没把刚才一段录下来回去放给新队员看,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配合默契。他没有嫌弃自己队员的意思,仅仅是想阻止他们从早到晚追着江波涛问“副队你和队长好默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心灵感应吗?”

他不太喜欢别人缠着江波涛。

江波涛并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见他呆愣的望着自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来,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队长我知道你抱不动我,叶神可以换一个吗?”

“能!”他不经大脑控制的抢在叶修说话前表态,现在回想还真真有些魔怔,但无论多少次他都会这样做。

枪王永远是行动力远超语言,他不容江波涛有第二次反驳的时间,径直走到对方面前将自家副队打横抱起。江波涛欲说还休,想挣扎又怕给他带来更大负担,只好催促他赶快放下自己。

叶修在苏沐橙的强烈要求之下宣布请周泽楷保持一分半钟,他能看到自己怀里的江波涛耳根通红,被放下后比他更如释重负般舒口气,转身教训他说自己这么重队长你要伤到怎么办……

正副队长同寝,他一手托住江波涛防他从背上滑落,一边生疏地找钥匙开门——平日基本上是江波涛开门锁门,包括今早。

他把江波涛放到床上,细致地为他盖好被子。回想平日二人几近形影不离,准确的说是“无论周泽楷去哪都会有江波涛陪伴。”

真好。

他盯着江波涛的睡颜出神,忽然恶作剧般掏出手机拍照,相册里还有上回他公主抱江波涛的照片和录像,苏沐橙说不用太感谢她。他翻阅相册,像个孩子似的笑个不停,却又十分小心地不发出丁点声音,生怕吵醒江波涛。

江波涛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一睁眼,与周泽楷四目相对,对方眼中还有未曾完全敛净的笑意。他忽的移不开目光,内心暗自嘲笑自己没用,这么多年依旧沉溺其中不能自拔,罢了,他认。

他向队长伸出手去,请求对方拉自己起来。江波涛是轮回中为数不多的歌者,但他并不常唱,尤以嗓子不舒服时,可他现在偏就唱,独唱给周泽楷听。

“北方有佳人,”周泽楷挪动位置,坐的离他更近。

“遗世而独立。”俊秀的面孔在他眼前放大,又极有分寸的停住。

“一顾倾人城,”他很清楚自己耳根在剧烈的发烧,并有蔓延之势。

“再顾倾人国。”周泽楷毫不吝啬的送他一个大大的微笑,让江波涛埋首于自己怀中遮掩害羞之情。江波涛则大大方方的拥抱他,又不是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哪那么矫情。

突然,惊慌失措的杜明闯进房间大喊说有个小报记者溜入训练营,这种人一直是为各大训练营所十分头疼,即使抓到,至多罚钱,而他们最擅长的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却能给战队带来巨大损失甚至声誉的下滑。

江波涛轻呵,十分标准的一声,嘱咐周泽楷一会保持着面瘫脸,无论他说什么都别笑。枪王眼疾手快在他脸上狠捏一把,不满的表达自己不会拆台。杜明按他的嘱托离开,至于内心十分受伤的找蓝雨诉苦而蓝雨从此以后有了知音轮回都是后话,总之是正副队长太亮瞎眼!

江波涛披上队服,回到电脑桌前正襟危坐。不一会,楼道里传来嘈杂的人声和东西散落一地的响声,两名保安压着一个油头脂粉的斯文男人经过。江波涛笑眯眯地让他们把他带到会客室。

从周泽楷的角度,正好可以清楚看到那双眸子中杀气暗涌。

杜明已按指示早早打开会客室中的大屏幕,周泽楷随意找个沙发靠着,江波涛做到记者对面的电脑开始打字,问记者为何私闯民宅。

记者被江波涛一闷棍打得不识东西南北,不该严肃质问他窃取轮回商业机密,然后他辩解自己未偷拍任何机密,正副队长和经理仔细检查摄像机手机一无所获无可奈何的放他走吗?他颇为不安的擦汗,问江波涛为何打字,江波涛将他的问话一并打到文档中再进行回复说自己练练手速顺便帮警察同志们做笔录,不用担心证据不足,队长手里拿着录音笔。

记者扭头一看,周泽楷手中还真拿有录音笔。这让他愈发惴惴不安,私闯民宅入刑,他试图装傻问为何是给警察,却不曾意识到主动权的完全易主。

他话音刚落,闪动的光标前又多了几行字,其中明确指出私闯民宅是犯罪,当然移交警察。

“那个,周队长,江副队长,我想……训练营不算个人住所。”他结结巴巴的为自己辩诉江波涛打字速度快得像是粘贴复制,一瞬间大段文字出现在屏幕上,义正辞严的指出他擅自闯入队员们的训练生活区,也就是队员们的私人空间,当然属于私闯民宅。其中私人空间还被非常“贴心”的加粗放大。

记者这回算是七魂丢了六魄,呆若木鸡。

光标再次移动,显示出“恕我直言,您真的是记者吗?”

周泽楷默默掐了自己,不能笑。他暗暗为江波涛的一语双关叫好,从浅方面来说,一个记者说话速度不及人打字速度,还被堵得哑口无言,本就可以毫不留情的耻笑一番;从深方面,私闯民宅的两种人,一种是窥人隐私的狗仔,另一种是盗贼或者抢劫犯。他十分配合的严厉目光,紧紧盯着记者,江波涛落到记者身上的目光也越发高深莫测。

记者惶恐不已,又见周泽楷走到电脑前打出一个送字。

队长是说没必要再多废话了直接送公安。周氏语十级再次出动,十分心脏地故意将队长的送客翻出如此惊悚的效果。周泽楷任由他曲解,自己的副队自己惯。

记者先生享受一回名人待遇,警车“护送”,警察“护卫”,镁光灯在他周围闪个不停——轮回在报警时有队员不小心打错电话打到其他报社。

自此,荣誉各大战队都安宁了许多,冯主席专门打电话夸赞江波涛这招杀鸡儆猴干得漂亮。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江波涛笑笑,被周泽楷环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抱,轮回队员从四面八方冲出来,高呼江副干得好,将他抛上天而后接住,撺掇周泽楷直接抱副队长回队。

而善于听取意见行动第一的周队长真的就这么做了。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