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晴

是一只黄少天的脑残粉w

【全职高手】《戒指》by言安

苏喻总爱烦烦_(:3」∠)_糖多别嫌甜哦(//∇//)下面是正文_(:3」∠)_





  黄少天猛地睁眼,晨光初晓,银色的皎月尚悬于天边,他伸手捞起训练服套上,风风火火的闯到喻文州的门前,正待敲门,动作却静止在半空。现在才大概七点左右,要吵醒队长吗?难得的休假,不该让队长好好睡一会吗?归根结底,他是发的哪门子疯奔了过来?黄少天抓抓自己乱糟糟的黑发,踏着未完全穿好的休闲鞋慢吞吞踱回房间,有些懊恼的开始回想梦。零散的片段四散,凑不出一张完整的图画。

  索克萨尔换下黑袍,穿上金线绣边的白袍。
白皙修长的手上,铂金戒指闪闪发亮。
有人挽着另一个人的手,站在高高的山顶上。

  这是他的想象,他从未见过一身白袍的索克萨尔,而那只戴有戒指的手,他很熟悉,可偏偏想不起,答案在唇边呼之欲出,却又每每哽住;至于山顶上,他什么也看不清。说不清道不明,心底有声音悄悄告诉他其实他都记得,不过他在极力否定,所以又忘记了。他不该在意一个毫无由来的梦,反手扣上房门,钻回冰凉的棉被,埋头呼呼大睡才是正经。

  喻文州站在门后,听脚步声远去,听另一扇门的开关锁闭,听某个人重重压回木床。在黄少天出门的一刻他便醒了。无端的在同一时刻忽然清醒,愣愣的盯着天花板,知道黄少天由远及近的走到自己门前。

  他折身,勾出钥匙旋开书桌抽屉,凝视良久,最后将东西放入口袋。微风从窗外吹进,携着轻快的鸟鸣,朝霞点燃东方的黎明,灿烂却不刺眼。

  等到黄少天再次醒来,已是十点半。他向站在床头笑眯眯望着他的喻文州抱怨怎么不早点喊他,后者只是调出手机相册中那毫无形象的睡姿放在他面前,黄少天捂脸,又被队长抓拍黑照。

  “队长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快把照片删了!”梦被忘得一干二净,剑客以电光石火之势夺走手机,驾轻就熟的划开屏幕,输密码,删照片,再得意洋洋的将手机交还,目光扫过喻文州骨节分明的大手,干干净净,没有任何饰品。

  喻文州收回手机,指出黄少天头发变长了,成功收获话唠愤怒和不满的长文字泡一枚——他说少天的头发一夜之间变得跟楚云秀她们的差不多长,结果对方信以为真,大惊失色的冲进盥洗室照镜子。

  他用右手食指抵在喋喋不休的嘴唇上,催促少天赶快换衣服,只差他和小卢未起,其他人打算一同去吃早茶。

  “都几点哪还有什么早茶啊队长你也不和他们说说。”黄少天穿上外套,下楼。突然被打乱的生活作息致使胃忽痛,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搭着喻文州。郑轩李远吐槽这是黄少有了,喻队陪着去检查的节奏。

  “队长早,黄少早,”小卢睡眼惺忪的打招呼“黄少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黄少天明显听到了吐槽,接口道“我有了,队长的。”

  卢瀚文瞬间清醒,目瞪口呆地望向喻文州,随即捧腹大笑。蹬蹬蹬地跑回房间找出饼干扔给黄少天,满脸严肃的要他注意营养。
喻文州无奈的摇头,极其自然地咬住黄少天喂至嘴边的饼干。

  虽然早茶是没了,但并不妨碍队员们聚餐计划的实行,几人在附近找家酒楼定下中餐,算是打打牙祭,席间嘻嘻哈哈着,一会儿是小卢摔倒喻文州身上,一会儿是黄少天绊倒李远,后头郑轩顺势一推,三人一起摔倒在柔软的绒毯上,刚爬起又去拉卢瀚文,卢瀚文又扯住队长,幸亏房间大,不然连饭菜都会被撞翻。

  黄少天带头,以茶代酒举杯高喊“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瓷器碰撞,伴随着朝气蓬勃的高喊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喻文州恰巧站在黄少天对面,白色的衬衫服帖的修出青年匀称的肌骨,黄少天眼前刹时浮现出梦中一身白袍的索克萨尔,他牵着一只白皙修长,无名指上带有戒指的手,他试图溯目光而上。努力的分辨被牵着的手的主人,但对方逆光而战,面孔模糊不清。有人在拍他肩膀,问他话,可他听不见。黄少天还在回想自己的梦,喻文州已凑至他面前,疑惑不解的看着他,问怎么叫他却全然没有回应。

  黄少天眼皮一跳,恭敬虔诚地捧起喻文州的双手,端详良久感叹道“队长,你说你真么好看的手,怎么就是手速上不去呢,手残怎么可以用来说你呢,这不科学也不公平你说是不是啊队长?”

  喻文州微笑着顺势钳住黄少天的手腕,发力向外旋拧,十分真诚地回答不知道,并表示要跟副队分别清算各类违规行为,包括上午毁坏队长清誉,当然,如果少天真有了,他可以将人上交国家以供研究。黄少天泪流满面的痛诉心脏的队长忘恩负义,痛心疾首地要求队长放开自己,不然两人从此恩断义绝,就此别过,再不相见。

  卢瀚文将酒店赠送的小碟花生米分给郑李二人,一同津津有味的欣赏蓝雨年度感情伦理剧。他们平日永远是时刻被刺激得相举火把,好不容易喻黄内讧一次怎可错失幸灾乐祸的良机,简直天理不容!

  “你们仨别坐看好戏袖手旁观不然会遭天谴的!”黄少天转移目标求救。

  郑轩叹气“亚历山大,喻队不就是蓝雨的天嘛。”

  李远果断跟进“所以天谴是喻队的惩罚才对。”

  “帮黄少才会受队长罚吧。”卢瀚文总结,继续吃花生,看戏。

  黄少天改变战术,保持双手被喻文州钳制的姿势扑入对方怀中开始“啼哭”道“队长痛痛痛痛痛,你把我掐废了以后夜雨声烦怎么保护索克萨尔啊,以后食堂打饭的时候谁帮你抢白斩鸡啊,以后……”说着说着,他突然发现,两人平日中有太多太多的交集,密不可分。他感受到每一个“以后”出口,喻文州手上的力度就松一分,他趁热打铁,讨好地轻轻蹭了蹭喻文州的脖颈,抬头笑望,炯炯有神的眼睛与对方深邃不见底的黑眸相对。

  “队长你真的掐痛我了帮我揉一揉呗,看在黄少天和夜雨声烦的功劳苦劳上,那可是为了喻文州和索克萨尔风里来雨里去鞍前马后……”机会主义者不但成功抓住机会逃脱,更是得寸进尺的主动羊入虎口,不对是投怀送抱,啊呸更不对这都什么跟什么。

  喻文州不言语,默默将黄少天拉到一旁,缓缓的帮他揉手,他知自己力道,可既然少天喊疼知错,他的政策也该铁腕该怀柔,他的副队他不疼,谁疼。

  “队长。”

  “黄少。”

  “这边。”

  原本看戏的三人在剧情突转之后一人抽根牙签戳一枚圣女果举向脸上洋溢着温暖笑容的闪光弹,就当举火把示威——战术大师惹不起,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此处不禁语音,所以他们只能无声的进行控诉。
但事实证明,他们仍然低估“剑与诅咒”的实力。

  喻文州和黄少天会心一笑,后者告诉瀚文圣女果营养丰富有利于长身体,前者则走到他跟前拿走牙签,微笑着另挑一枚色泽红润的塞入他手心,要他多吃点,快长高。

  少年乖巧的说谢谢队长和黄少,标志三人同盟的土崩瓦解,又鉴于二对二毫无胜算可言,郑轩和李远主动蹲墙角面壁,并拒绝来自副队长的谆谆教诲。

  吃饱喝足闹够的几人又一道回训练营,回程中的一个小插曲是黄少天非拉着喻文州去坐摩天轮,郑轩李远连哄带骗的将小卢先带回去,队长衣兜里装了什么他们也非真不知道,又不是真傻。

  喻文州一手插在口袋里,悄悄握住本放在抽屉中的物品,他清楚队员看到他的小动作,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计划。黄少天买票回来,兴致勃勃地与喻文州一道登上摩天轮,透过玻璃窗俯瞰广州城,头顶是蓝天白云暖阳,脚下是高楼街道行人。

  似乎梦中也是这般光景,不过高高山顶之下,是万丈峭壁,河流汹涌澎湃,水浪猛烈的拍击岩壁,咆哮东去。可人仍稳稳站在山顶之上,悠然自得。

  一时相对无言,黄少天主动打破沉默,这本就是他的拿手好戏,从蓝雨的亚军说到当初的冠军,有“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转为“剑与诅咒”,可无论怎么说,说什么,话题中总绕不开喻文州,也绕不开他自己,像幽灵般一直存在,哪怕离开一时,很快又绕回,无法摆脱,亦无法避免。

  “对了队长你上次做的流沙包超棒今年过年你要回家我岂不是吃不到了嘤嘤嘤。”摩天轮旋转升高,他们接近最高点。

  喻文州笑笑“那少天嫁来我们家如何?”

  “诶队长你有姐妹吗?”黄少天挪到喻文州身边“还是嫁给队长好了。”

  摩天轮载着他们升至最高处,喻文州把手从口袋掏出,握住黄少天的手,问他是否开玩笑,或是反悔,黄少天一本正经,摇头,紧接察觉无名指上多处一枚戒指,铂金戒指被喻文州的体温捂热,即使在冬天亦不觉寒。

  黄少天脑海中的片断终于拼成一副完整的画面:一身白袍的索克萨尔与夜雨声烦相互佩戴戒指,夜雨声烦白皙修长的手和索克萨尔骨节分明的手握在一起,相挽稳稳立在山顶之上。

  他举起手在眼前仔细看戒指“队长原来你早有预谋啊!”

  “但话被少天抢先说了,我也没办法。”喻文州倚着窗边,扭头看他,似乎有几分如释重负的模样。

  黄少天接过另一枚戴在喻文州手上“没办法咯我速度比较快,反正剑与诅咒还有很多个属于他们的夏天,一百年后队长你补说好了。”

  “好。”

  喻文州再次握住黄少天,他们还会拥有很多个属于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四季。



END

评论(5)

热度(29)